运动员的荣耀平反 据理力争如何改变未来

0
147

不久前,美国奥委会在其奥运名人堂记者会宣布了2019年入选者共13人,入选者将於11月1日颁奖典礼上获得表扬。我们很难全把这些人记着,但有两个例外,两位老者相较其他人显得格外醒目,一追踪之下才知道他们是曾被奥委会流放多年的运动员,约翰·卡洛斯与汤米·史密斯。

照片来源:washingtonpost.
照片来源:washingtonpost.

1968年墨西哥奥运,赢得200公尺赛金牌的跑者汤米·史密斯 Tommie Smith 与铜牌约翰·卡洛斯 John Carlos,在颁奖台播放美国国歌时举起他们带着黑手套的右手。旁边的澳洲白人选手彼得·诺曼虽然并无参与举手,但也配戴象徵正义公平的奥运人权勳章表示支持。当时南非与美国种族主义与种族隔离纷争不断,此举是为了声援非白人人种,企图为他们争取平权。

照片来源:washingtonpost.
照片来源:washingtonpost.

这一个沉默的抗议举止让两人陷入遭受危机与杀害的恶意威胁,奥委会终身禁止两名非裔运动员争取奥运资格。而澳洲人彼得·诺曼回澳洲後也遭到封杀,一生与奥运无缘。在纷争等议论尘埃落定後,直到1996年国际奥委会终於承认对当年两位非裔美国人的惩罚有错,致歉并邀请已经51岁的汤米·史密斯参加亚特兰大奥运火炬的荣誉接力。2012年澳洲奥会委员会也向已逝世的彼得·诺曼致歉,感念他在种族平等上的卓越贡献与付出。

美国学者Jules Boykoff着述了一本关於奥运历史的书籍时,特地采访了约翰·卡洛斯,他说:「这麽做是要引起全世界对不幸的人们所面临困境的关注,唤醒那些良心沉睡着的人们的意识,鼓励人们坚持正确的立场,而不是毫无作为。」约翰与汤米当年做到了,这确实引起了许多讨论、後续也扬起风潮。

在国际奥委会及其主席艾弗里·布伦达奇(Avery Brundage)的巨大压力下,这两人从奥运队伍中被踢出去,48小时内离开墨西哥。发表声明为,该两人的行为违反了体育运动精神。

相隔51年之後,美国奥委会在新闻稿中,宣布卡洛斯与史密斯将成为奥运名人堂一员,因为其勇敢、无惧不公平的民权运动进行实际上的辩护。这两位不只是拥有身为运动员的价值,更有着传承启迪後世的传奇人物。正义迟来,两人终究以当年受责的行为获得平反。

照片来源:中央社
照片来源:中央社

这两位在多年之後受封为民权英雄,可运动员参与和平抗争行为、甚至是为不公义的赛事结果做出反抗仍充满讨论。各位肯定还记得,两个月前因为禁药问题备受争议的中国游泳选手孙杨,尽管在世锦赛夺下金牌,但禁药风波未解。澳洲泳将霍尔顿(Mack Horton)与英国22岁选手斯科特(Duncan Scott)拒绝同台合影。这种无声的抗议获得舆论上的一致肯定,而後来孙杨在颁奖台後呛声的行为更是受到国际游泳总会的警告。

我们的选手,该是为了公义与理想而发声,而是屈服於体育协会的压力而沉默?我们有太多运动员在不得不的情境下必须选择沉默的案例,譬如网球选手谢淑薇事件、庄智渊退出国家队事件,包含许多协会打压教练及选手等案例。但如果遇到了不公义的事件不做发声,是否会导致未来的选手与环境更为恶劣,并受屈於组织的威吓之下?

如果据理力争的後果是如两位先驱一般,换来的是运动生涯的中止与长达多年的受辱。那麽未来会有选手敢提出自己的想法、并表达抗议吗?长达51年後才换来的奥运名人堂入席,对运动员而言是一种讽刺,但至少是迟来的道歉。因为他们所表率的精神,时间与历史早已印证了两人的价值。

内容来源:washingtonpost